【中國科學報】黃宏文:為中國遷地栽培植物“上戶口”

  
 

《中國遷地栽培植物志》主編黃宏文。周飛 供圖

《中國遷地栽培植物志》已出版卷(冊)。湛青青 供圖

“歷經10年對活植物收集整理,我們構建了我國遷地保護植物綜合數據庫,基本摸清了我國植物園遷地保護植物‘家底’?!苯?,《中國遷地栽培植物志》主編、中科院華南植物園研究員黃宏文在廣州對《中國科學報》記者表示。

隨著國家植物園體系建設進入新階段,遷地栽培植物志的編纂,將對國家植物園發揮遷地保護功能起到重要的支撐作用。相關科研人員表示,這也是繼《中國植物志》后,中國植物學研究領域又一重大的植物基礎性項目。

創建一本“活”的植物志

植物是全球生物多樣性和生態系統的核心組成部分,是人類賴以生存和發展的基礎。我國是世界上植物多樣性最豐富的國家之一,有高等植物3.6萬余種。高等植物數量約占世界總數的10%,位居全球第二。

“與現存僅剩余1/4沒有人類干預的野生自然植被相比,人類在長期的生產生活過程中,已經客觀上構建了一個人工遷地種植的植被,其數量多達10萬種,占已知植物數量的約30%?!秉S宏文說。

黃宏文長期從事植物種質資源研究和果樹新品種選育,現任中科院廬山植物園主任,曾任中科院華南植物園主任和武漢植物園主任。在他領導下,自2011年初開始,華南植物園立足我國植物園遷地保育植物的全面整理,開始籌備植物園遷地栽培植物志編撰。

據他介紹,編撰工作依據物種的“個體、群體實地栽培性狀的客觀性、用途的適用性、基礎數據的服務性”為指導思想,充分利用植物園“同園”栽培、實地觀察比較特色,為植物分類學和基礎植物學的深入研究提供豐富翔實的活體植物生長發育特征數據。

“《中國遷地栽培植物志》致力于創建一本‘活’植物志,成為支撐我國植物遷地保護和可持續利用的基礎數據信息平臺?!秉S宏文表示,通過這一項目,研究人員得以全面了解我國植物園及其遷地保護現狀,并進一步得出結論:未來我國應加強高原寒帶、寒溫帶和極端環境地區植物園建設。

《中國遷地栽培植物志》以科或重要屬編輯成卷(冊),對現有遷地栽培大于100種的科和特殊類群進行編冊,預計成冊60~80卷(冊),計劃10~20年完成?!啊吨袊w地栽培植物志》編撰,無論在思想、原則和進展,尚屬世界首例!”黃宏文說。

摸清“家底”是保護利用的前提

野生植物資源保護主要包括就地保護和遷地保護,而摸清“家底”無疑是保護的重要前提。黃宏文介紹,通過遷地栽培植物志編撰,對于摸清我國植物園活植物收集“家底”、加強植物園遷地栽培植物信息管理、提升我國植物園活植物收集的科學價值和應用價值、提高專業管理水平和人才隊伍培養具有重要意義。

“在國家科技基礎性工作專項的支持下,我們基本摸清了我國約160多個植物園(樹木園)遷地栽培了約2萬種高等植物,約占全球已知植物數量的5%?!秉S宏文表示,這對牽引和引領區域或世界性遷地植物志奠定了堅實基礎。

項目研究顯示,我國植物園引種栽培高等維管植物約396科、3,633屬、23,340種(含種下等級),其中我國本土植物為288科、2,911屬、約20,000種,分別約占我國本土高等植物科的91%、屬的86%、物種數的60%,是我國植物學研究及農林、環保、生物等產業的源頭資源。

在出成果的同時,這一項目的實施也打造出一支高水平的研究隊伍。

黃宏文介紹,項目從最初19個植物園47人參加,發展到38個植物園56個單位308人參與,完成了《中國遷地栽培植物志》21卷(冊)的編撰,開展了植物引種、遷地栽培管理、活植物研究、PIMS數據庫應用及數據管理等多方面的工作,鍛煉培養了一批活植物鑒定和分類學人才,形成我國植物園活植物收集研究特色。

截至目前,《中國遷地栽培植物志》已正式出版19卷(冊)、審校排版2卷(冊),完成了一批活植物名稱修訂、物種分類學描述及特征補充,發表了一批新分類群,提出了新增一批受威脅等級植物,為我國農林、醫藥、環保、新興生物產業提供源頭資源信息和種質資源保障。

建立植物資源遷地保育規范

農業現代化,種子是基礎。中央多次強調種源安全、種業振興的重要性。此次基于國內植物園活植物收集的原始數據,不但完成了對現有遷地栽培植物的“摸底”,也為植物資源新種質發現和可持續利用提供了基礎數據服務。

“目前我國植物園遷地保育活植物約占全球植物園物種保育總數的23%,受威脅植物遷地保育高于全球平均水平?!秉S宏文表示,十年來,以華南植物園為主要牽頭單位的科研人員按照任務書要求,開展了一系列工作,完成了中國遷地保護植物基礎數據庫建設、植物引種收集與遷地保育規范編制。

針對我國植物園及其遷地保護管理與活植物研究現狀,華南植物園牽頭編制了“中國植物園植物引種收集與遷地保護管理規范”,出版了《中國遷地栽培植物志》和《中國植物園標準體系》,開發了“植物信息管理系統(PIMS)”和移動終端數據采集APP,為我國植物園建立了遷地保護規范管理體系和活植物研究體系。

盡管做了許多基礎性工作,并取得了一些成果,但在黃宏文看來,作為植物引種收集、馴化栽培、資源發掘、推廣應用的重要源頭,我國植物園建設仍存在“公園化傾向”和同質化等現象。因此,他建議植物園應遵循并建立起一套統一的界定性標準、管理性標準和遷地保育管理技術規范。

“當前,野生植物資源是我國重要的戰略資源,事關國家發展大局。建立起統一的標準和技術規范,不僅有利于更好的開展科研工作,也將為后續的種質資源保護利用提供便利?!彼f。

特色黄色三级